楚寒晏

@远暮重山 笔芯太太ww 我是深圳的 但是咋面交啊_(:з」∠)_

【叶蓝】《烟》

※短篇,一发完
※原著向,OOC预警

大概是一个叶修戒烟的故事
======

    随着钥匙插入锁孔,缓缓转动后发出“咔擦”的清脆声响。推开房门,房屋露出了它的样貌——屋内弥漫着缕缕白烟,在空气中缭绕、浮沉;刺鼻而略显辛辣的烟味悄无声息地钻入蓝河的口鼻,呛得他有点想要咳嗽的冲动。他退了出去,在楼道间站了一会儿,见烟雾消散得差不多了,才彻底打开房门走了进去。

    房屋内与蓝河预想的一样混乱。宽大的双人床上白色的床单皱成一团,被絮也被随意地堆叠着,两个枕头一个静静地躺在地板上,另一个枕头则不翼而飞。

    蓝河皱了皱眉,把枕头从地上捡了起来,却并不忙于整理床铺,而是走到了书房门口。

    书房的门虚掩着,露出一道宽大的缝隙,时不时还有些白色的烟雾往外倾泻。蓝河叹了口气,捂着口鼻推开了书房的门。

    果不其然,叶修在书房内的电脑桌前安静地坐着:椅背上放着个枕头当靠垫,头上戴着个耳机,怪不得刚才开门的动静没有打搅到他。他嘴里叼着一根烟,手上也没闲着,在键盘上快速的敲打着,一看就是在荣耀里抢boss。

    正常来说蓝河都会装作要去拔叶修的网线,调笑几句“叶修你要不要脸整天抢boss”之类的话语。然而他今天显然没有这样的心情。
    
     因为他看到了叶修烟灰缸里装着的烟。

     ——满满的,一整个烟灰缸的烟。

***

    如果没记错的话,昨天下午他离开的时候,烟灰缸还是空的。蓝河闻不惯烟味,一闻就想咳嗽,叶修很少在他面前抽烟。
    
    蓝河看了看手表,现在是下午四点整。
    也就是说,叶修在差不多一天之内,抽完了一整个烟灰缸的烟。蓝河草草地数了数,起码有二十多根。

    蓝河快步走了过去,从叶修嘴里一把夺过那支还没抽完的烟,按在烟灰缸里狠狠掐灭。叶修被这一连串的动作弄懵了,愣了愣才反应过来。他摘下耳机,故作轻松地说:“哟,蓝河大大回来了啊,我这不就抽了会儿烟吗,至于这么生气嘛。”
    
    蓝河简直被气坏了,冷笑道:“我不在家一天,你就是这么‘爱惜’自己的身体的?!一天抽二十几根烟你可以啊叶修!你以为你还很年轻还可以随便挥霍自己的身体吗?!你……”

    蓝河忽然就说不下去了。

    蓝河跟叶修说过无数次让他戒烟,叶修总是岔开话题掩盖过去,后来蓝河放缓了态度,让叶修少抽点,叶修也乖乖地应下了,抽烟的次数确实少了很多。然而好景不长,蓝河因公事出差一天,叶修便又打回原形,甚至是变本加厉地抽起了烟。

    叶修这混蛋怎么就是不懂呢,拿别人的关心去喂狗,还以为自己很年轻吗……蓝河的眼眶突然有点红。他扭头跑出了书房,一把拉过客厅中的行李箱,快步跑出了房门。

    叶修愣了一秒之后立刻反应过来,连鞋都来不及换便趿拉着拖鞋去追蓝河,连门也没关。蓝河拖着行李箱自然跑不快,不过四体不勤的叶修还是花了一点时间才追上蓝河。

    叶修紧紧攥着蓝河的手腕,不让他往前走,蓝河挣脱无果后静下来,扭头看着叶修。
   
    看着蓝河泛红的眼眶,叶修突然觉得有点难受。他当然知道蓝河生气的原因,但是抽了那么多年的烟,哪有那么容易断?他斟酌着开了口:“……小远,回家吧。”
   
    蓝河瞪着两个通红的眼睛:“你管我干嘛,你不是很能耐吗,当自己还是18岁??那么出息就回去继续抽啊,我不在没人管你,随便你怎么抽,爱抽多少抽多少!”说完便要去甩叶修的手,叶修眼疾手快地按住了他。
  
     叶修望着怒气滔天的蓝河,沉默了一会儿。他知道蓝河为什么生气,他知道蓝河关心他,他知道蓝河怕他抽坏了身体……这世界上,除了血脉相连的亲人,就独独只有蓝河能这样努力地劝他戒烟,因为他抽太多烟而气到眼眶泛红。而如今亲人不在身边,就只有蓝河管着他,劝他戒烟。

     天底下独一份的。

     叶修忽然就觉得,哪怕不是为了自己的身体,仅仅为了蓝河戒烟,也值当。

     叶修把挣扎着的蓝河揉进怀里,凑到他耳边,用一种几近乞求的语气说:“小远,我戒烟,你回家好不好?”
   
     听到叶修这样说,蓝河心里突然就软了。他本来就是个很容易心软的人,特别是对着叶修,所以才会在抽烟这件事上一次次向叶修妥协。但想想之前叶修做过的事,蓝河故作硬气地说:“你骗人!你之前不也答应我少抽点,结果我才不在家一天,你就抽了二十几根烟,谁信你的鬼话!”

     叶修早就猜到蓝河可能会有这样的反应,他对上蓝河带有几丝怒气的眼眸,小心翼翼地说:“不了,真的不抽了,戒了。真的,不骗你。回家好不好?”

    蓝河看着叶修的眼睛。那双他再熟悉不过的眼睛里满是坚定。……叶修这回,是来真的?想了想,蓝河还是迟疑地开了口,问:“真的?”

    叶修望着蓝河有点发亮的眼睛,忽然就笑了:“真的。”

End.

【叶蓝】《星辰》3

※彩墨坑
※钢笔坑
※唱见叶×学生蓝

13.
    蓝河慢吞吞地写着字,有点心不在焉。虽然练字的过程有些枯燥,但他总算有事可做了,不会再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哀嚎。

    他随心所欲地在纸上写来写去,留下几道绚烂的橘黄色墨迹。

    真像晚霞的颜色,他想。

14.
    “叮咚”。放在手边的手机响起了提示音。

    是微博的特别关注。

    蓝河忍不住嘴角上扬,一定是君莫笑发微博了。
    他的特别关注里,只有君莫笑。

15.
    至于……为什么没有黄少天呢?
   
    因为他发微博太勤快了,平均一天十几条,手机响个不停,太烦了

    资深迷弟蓝河表示,是粉不是黑,这叫爱的深沉。

16.
    君莫笑更博的习惯就如他本人的声线一样慵懒。他总是动不动消失大半个月,惹得评论区里一堆迷弟迷妹一阵哀嚎,然后又在不特定的某一天悄无声息地发条微博,像炸鱼一样把粉丝们全都炸出来。众多迷弟迷妹常常痛哭流涕地感慨道一定是祈祷起了作用,笑笑良心发现所以才更了微博。
    呃,笑笑是粉丝们给君莫笑的爱称。

    刚开始听到这称呼蓝河也恶寒了好久,怎么也不能把“笑笑”这两个字和君莫笑本人联系起来,毕竟这称呼实在太像在叫小姑娘。后来粉的时间长了,成了资深迷弟,也就自然的习惯了这个称呼,叫的还挺勤快的。

17.
    蓝河有时候觉得君莫笑这个人挺有意思的,百来万粉的微博号,不仅不加V,而且更博更的这么随性,你就不怕掉粉吗笑笑,你看看人家隔壁黄少。

     别说这位正主可能还真不怕,俗话说得好,粉多任性。而且就他这更博的频率,粉不掉反增,也不知道是什么玄学,可能君莫笑的粉丝大多是抖M吧。老粉们也都摸清了他的尿性,早就习以为常看淡人生,每天按部就班地催这位正主更博。

18.
    蓝河划开手机屏幕,看到君莫笑po了一张图片。
   
    咦,又是钢笔字?君莫笑这是转性了?居然有一两个月没发他的黑暗料理了,什么西瓜炒蛋,可乐茄子,蒜香苹果……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出来的,这菜听着就让人没食欲,看起来更是让人作呕,吃起来……

    不不不,还是算了,我希望我这辈子都没有这份殊荣。蓝河晃了晃脑袋,赶走了这个可怕的想法。

    点开图片,发现这彩墨居然有点眼熟。蓝河疑惑地点进评论,看到有人说这是鲶鱼的阿帕奇晚霞和那瓦绿松石,还有人欢呼说有生之年跟男神用同款墨水……嗯?这墨水名字好像很眼熟?

    蓝河瞅了瞅手边的几瓶墨水,盯着看了一会儿在其中两瓶身上定格:哟,原来是这两个家伙,真巧。

    不仅买了同款钢笔,而且无意中买到了同款墨水,蓝河不仅感慨君莫笑的品味和自己差不多嘛,虽然自己不是很懂彩墨,只是看着喜欢就买了。

    毕竟这些彩墨的颜色都挺仙的,看着心情都会提升一个度。

19.
    蓝河把星辰放进笔套,和墨水瓶一起整齐地摆在书桌上。

    明天开始练字吧。

    就以…君莫笑的字为范本吧?

TBC.
    

【叶蓝】《星辰》2

※彩墨坑
※钢笔坑
※唱见叶×学生蓝

8.
    快递诚不欺我也。没过几天便收到快递的蓝河这样想着,拿着小刀迫不及待地拆开了快递。

    装有星辰的盒子静静地躺在一堆泡沫纸里,旁边还放了好几罐包装完好的彩墨。蓝河小心翼翼地它们拿出来,放在书桌上。
   

9.
    蓝河拿着星辰,一脸懵逼地看着那一堆他叫不出名字的彩墨。这个…叫什么来着?蓝河拿起一瓶印了英文的墨水,想了半天实在想不起来它的尊姓大名。他掏出手机,对着购买页面的图片瞅了半天,才确认它的名字。

    阿…阿帕奇晚霞?

    什么玩意?这年头连墨水名字都起的这么高大上了?蓝河莫名其妙,看了它好一会儿,总算把瓶盖打开,给钢笔上墨。

10.
    意料之中的顺畅。君莫笑同款就是好。蓝河歪着头想了想,在纸上写下“君莫笑”三个大字。

    还不错。蓝河勾起嘴角,露出了一个匿笑,偷偷地,像小猫一样。

11.
    说起来,蓝河粉君莫笑已经快三年了。 在一个寂静的午后,蓝河点开搜索引擎,在键盘上敲敲打打,想随便搜索点什么,无意中瞥见了页面某一处的一首歌。

    嗯?歌名还不错诶,好像挺合我的口味。蓝河想,反正也是无聊,不如听听呗。

12.
    君莫笑的歌声…怎么形容呢?大概是慵懒中带有一丝别样的吸引力吧。至于那种吸引力到底是什么,蓝河也说不清,只能大慨的描绘出一幅模糊的画卷——就好像橘红色的晚霞,随着夕阳缓缓落下地平线,散布出摄人心魂的色彩……
  
    很好听。
   
    蓝河笑了笑,把君莫笑选入“特别关注”里。

TBC.
   

【叶蓝】《星辰》1

※彩墨坑
※钢笔坑
※唱见叶×学生蓝

1.
    彩墨和钢笔,是巨坑。

2.
    临近暑假,蓝河窝在家里,无聊的都快要发霉了。手机玩的都没东西可玩了,刚考完试不久又没有学习的欲望,蓝河一拿起书本便有种莫名的烦躁。他的成绩还没出来,等出成绩的过程,是煎熬的。

    蓝河整天无聊的要死,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一团,在被窝里翻来翻去,终于崩溃的大喊:“啊啊啊好无聊——”

    没喊多久他就闭嘴了,生怕下一秒邻居大妈便会按响他家的门铃,带着一脸“慈祥”的笑容,这“美好”的画面让蓝河吓得抖了抖。大妈的战斗力太可怕了,蓝河心想。

3.
    “操。”蓝河烦躁地把被子踢开,踹来踹去,嘴里嘟囔道:“连大声喊都不行。成绩还没出来,好无聊啊。”蓝河“啪”地一声又倒回床上,无奈的叹了口气。
   
    他伸手在床上摸来摸去,摸了半天终于摸到了枕边的手机。开屏,解锁,蓝河熟练地点开了微博,想看看有什么好玩的东西能解解闷。

    翻了半天,蓝河看到了他关注的一个唱见君莫笑新发的微博,是一个短视频。蓝河有点好奇,点开看了。

4.
    然后他就掉坑里了。

5.
    视频里君莫笑的手里拿着一支钢笔,笔身是黑色的,上面点缀着不少蓝色的小小亮片,扑闪扑闪的,很是好看。君莫笑骨节分明的手有力的握着这支高颜值的钢笔,在白纸上留下一道道苍劲的笔迹。笔墨是深蓝的,带着一些金粉,随着用力大小的不同,好像还产生了渐变的效果。

    真美。蓝河心里蹦出了这两个字。

6.
    蓝河的字在班里算数一数二的。他没专门练过字,只是偶尔描描字帖。字虽算不上震撼,但绝对担得起几句称赞,在同龄人里算是不错的。
   
    不买对不起你远哥的字,对吧。蓝河在心里这样想着,在购物软件里找到了那支钢笔,又买了一些备受好评的彩墨,总算是心满意足。

7.
    钢笔的名字叫星辰。蓝河想,这笔被君莫笑拿在手里的时候,看起来倒真像那么一回事儿,算是不辜负星辰这个名字。

TBC.
    
    

    

【叶蓝】《夜灯》

后续

    蓝河站在原地,愣了一会儿。
    叶修…?他怎么会知道我来找他…?逆着光,蓝河看不清叶修脸上的表情,怔怔地想着。

    叶修看着呆愣的蓝河,无奈的笑笑,朝他走来。
    一如既往的宠溺笑容,只不过这回,叶修笑的有些苦涩。

    小远……他竟然连见我都不愿意。叶修这样想着,却还是快步向蓝河跑去,好像生怕下一秒他就会转身离开。

    一步。
    两步。

    蓝河就这样怔怔地站在原地,看着叶修越走越近,好像蓝河梦中出现过无数次的画面。蓝河梦过无数次和叶修复合的画面,每一次都是像这样愣愣地看着叶修离他越来越近,于是蓝河真的站在原地没动。他恍惚地想,这到底是梦还是现实。

    下一秒叶修便跑到了蓝河的面前,张开双臂把蓝河圈入怀中。蓝河僵了一会儿,既不想推开又不敢回抱叶修,呆呆地像个木头人一动不动。紧接着,蓝河便听到叶修凑到自己耳边,带着一股暖流,让他有些冻僵的耳朵恢复了生气。

   “小远……对不起。”
    蓝河怔怔地,没动。

   “……你愿意和我复合吗?”
    叶修难得有些紧张,抱住蓝河的双臂圈得更近了,似乎是怕蓝河挣开,仔细听听还能发现,叶修的声音有些发抖。
    他在害怕。
    他害怕蓝河不愿意。他害怕他们……真的从此陌路。
   
    此时蓝河的脑袋嗡嗡作响。叶修离他很近,叶修说的每个字他都听的清清楚楚,叶修他在发抖,叶修他……说要和我复合。
    这是真的吗?

    蓝河张了张嘴,有些干涩。他想说些什么,可又怕打破了这片宁静,害怕这是一场美丽却虚无的梦境,一旦打破便半点痕迹不留。可他分明感受到了叶修的温度和颤抖,他知道叶修在等着他的回复。

    这不是梦。

    他闭上了嘴唇,半晌又张开了,发出一个颤抖的单音:
 
    “…好。”

End.

【叶蓝】《夜灯》

#OOC预警#

    蓝河就这样背靠着墙,用一条腿维持着站立姿势,另一条腿虚靠在地面上,像个摇摇欲坠的单脚支架。他在门口站了很久了,却一点也没有进去的意思。

    站累了,他便换只脚撑着。他手里提着一个牛皮纸袋,有点沉,不知为何却不肯放下,好像里面装了什么宝贝似的。

    实际上里面什么宝贝也没有,只不过装了点叶修留下的东西。一两件皱巴巴的衣服、烟和打火机、笔记本,还有一些七零八碎的东西。蓝河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来这里,来到叶修家门口。也许是为了做个了断吧,他想。

    蓝河总是在逃避。他不断告诉自己要做个了断,现在却像个懦夫一样,杵在人家小区门口,动也不动。明明已经是这么冷的冬天了,冻的他指尖都发红,他却宁愿站在门口吹冷风,也不进去见叶修。

    他害怕这会是最后一面。

***

    他也不知道他和叶修怎么会落到现在这种境地。他们很少有争吵,大多数时候都像一对相处多年的夫妻。有时候他们也会有一些争执,可更像是小打小闹,没过多久便会恢复平静。

    这三年尽管平淡,无波无澜,但如今回想起很多细节,发现竟是那样的温馨。

    也是那样的扎眼。

    已经分手了,还想那么多干什么呢,无非是给自己添堵。蓝河莫名的想笑,咧开嘴却只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。他慢慢的靠着墙,滑到地板上,把脸埋进膝盖里,只留下无声的抽噎。

    尽管是座繁华的城市,深夜的街道上也只有寥寥无几的行人,没人注意到缩在小区门口角落里的蓝河。蓝河便放任自己,缩成小小的一团,想要驱走周遭的寒意。他如愿驱走了外界的寒意,却驱不走心里的。

    他是喜欢叶修的,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。他知道以前叶修也是喜欢自己的,然而现在却没有把握了。已经是分手的人了,怎么能奢望他还喜欢自己呢?蓝河自嘲的笑了笑,眼睛有点模糊。他抬起头揉了揉眼睛。

    没来由的想哭。他眨了眨眼睛,望向小区门口的夜灯。那夜灯有些刺眼,可他不愿意移开视线。他想起他和叶修的第一次接吻,便是在这小区门口,在这盏晃眼的夜灯下。一对热恋的情侣仗着夜晚街道人烟稀少,在这夜灯下肆无忌惮的亲昵。

    蓝河盯着那盏夜灯,不一会儿眼睛便有些发酸,不知道是因为回忆还是因为刺眼的灯光。他闭上眼睛,过了一会儿又睁开了。他靠着墙,慢慢站起身。
    蹲的久了有些腿麻。他活动了一下双脚,把袋子从地板上提了起来。

    他朝着小区的铁门走了几步,走到保安亭前,把袋子递给保安,报了叶修的住址,麻烦他交给叶修。保安揉着疲倦的眼睛应下了。蓝河笑了笑,向保安道了声谢,便转身离开。

    终于还是没有去见叶修。蓝河加紧了脚步,想赶紧离开这里,好像怕自己后悔。刚走没几步,便听到了身后传来的声音:

    “小远。”

    蓝河循声望去,看见叶修站在那夜灯下,逆着光朝他微笑,一如当年的景象。